您的位置: 南通资讯网 > 科技

車禍受害者救命款被瓜分離案背后有關鍵人物

发布时间:2019-11-09 02:50:40

车祸受害者"救命款"被瓜分 离案背后有"关键人物"

新桂-南国早报 陈永海这是一起离奇的案子:2001年9月,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人刘永仁遭遇车祸,被严江章驾驶的小货车撞成重伤,永远失去一条腿刘永仁状告肇事司机并提出巨额赔偿要求最后法院判赔21万多元,但人不是肇事司机严江章,而是一个名叫黄明东的人,原因是肇事车的登记车主是黄明东但黄认为自己在一年前已经把车卖给严江章,事不关己他只同意把肇事车的4万元保险赔偿金支付给受害者更为蹊跷的是,当法院到保险公司执行这笔保险赔偿金时,却发现它已经被人领走了,而领款人并非投保人和受益人三轮车司机被撞掉一条腿4月15日中午,来到防城港市采访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三街一间昏暗简陋的小平房里,房子的主人、一个40多岁的男子坐在破沙发上,用席草编织芒筐屋里放着一大堆席草和芒筐半成品,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香这个名叫刘永仁的男子左脚膝盖以下的小腿已经没了,剩下的那截大腿摆在沙发上,让人看了就有点揪心他那七旬高龄的母亲也在一旁帮忙编筐,见到,潸然泪下3年前发生在儿子身上的那场车祸让她不堪回首——那场飞来横祸,不但毁掉了儿子健康的身体,也改变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2001年9月30日,刘永仁驾驶着自家购买的“三马仔”(即搭客的三轮摩托车),在那梭圩上拉客这是刘永仁的职业,多少年来,他每天都开着那辆“三马仔”奔跑在乡村小路上,挣钱养家糊口,供孩子上学他没料到,灾难会突然降临下午5时左右,刘永仁的“三马仔”正行驶在那梭圩上一辆双排座小货车从那良镇方向迎面驶来,突然超车,与刘的三轮摩托车撞个正着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三轮摩托车散了架,刘永仁被撞飞在路面上,头、脚出血,昏迷过去当刘永仁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告诉他,经诊断,由于他的左小腿胫腓骨粉碎性开放性骨折,膝盖以下腿部必须切除这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刘永仁差点被吓昏过去接下来,刘永仁的左小腿被切除了肇事司机为他支付了5323元医疗费后,再也没有露面刘永仁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由于无法支付巨额医药费,被迫拖着尚未痊愈的断腿出院回家,继续用中草药疗伤愤然索赔 原车主被判21万元赔偿金一提起车祸后的生活,刘永仁就唉声叹气他告诉,自己上有年过七旬的老母亲,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出事那年儿子读初三,女儿上小学六年级一家人的生活和孩子学习费用主要靠他搭客挣钱如今,车祸让他失去了左小腿,家庭经济的顶梁柱随之轰然倒塌为了治他的腿,家里欠了一屁股债,两个孩子也相继辍学回家妻子打短工的微薄收入,成为家里惟一的生活来源“日子太难过了,有时连一日三餐都无法保证”交警部门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出来了,认定刘永仁在这次事故中无,肇事小货车司机负全部肇事司机名叫严江章,邻镇那良镇人那辆肇事车是此人一年前花了1.28万元向本镇人黄明东买来的,但一直没有办理过户手续,交警部门档案上显示的车主仍是黄明东刘永仁托人去找严江章,要求其支付治疗费及赔偿损失严称没有钱,协商无果2002年10月,刘永仁向防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向事故人索赔医疗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残疾护理费等共计36万多元黄明东作为事故肇事车的车主,和司机严江章一同成为被告案子开庭时,黄明东没有出庭应诉他天真地认为,既然车子已经卖给了严江章,并且是严江章开车肇事,应在严身上,与己无关不料,严江章在法庭上辩称:他是为黄明东义务开车的,不应该负本案的经济赔偿,“黄明东是车主、受益人,本案应由黄明东赔偿原告的全部损失”2002年11月,防城区法院的判决书下达,“黄明东是车主,是直接受益人,应负本案民事赔偿”判令被告黄明东赔偿原告刘永仁医疗费、误工费、安装假肢费、假肢修复费等合计人民币21.8万多元驳回原告刘永仁对被告严江章的诉讼请求对于这一判决结果,防城区法院那良中心法庭庭长宁瑞平说,尽管他们知道黄明东在一年前已经把车卖给了严江章,但由于没有办理过户手续,也没有任何转让协议,其本人也没有出庭应诉答辩,法院只好判他承担民事赔偿“只要他能出示一点关于车辆转让的证据,就会是另外一种判决结果”两名被告均没有上诉,法院判决生效此时,黄明东仍然坚持车子已经卖给严江章,刘永仁的损失不关他的事,拒绝履行赔偿遭遇怪事 4万保险赔偿金不翼而飞2003年6月,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的刘永仁向法院申请执行“当时原告家贫如洗,那来的钱交执行费,防城区法院根据他的实际情况,同意其缓交执行费”宁瑞平庭长说此案进入执行程序一直认为“事不关己”的被告黄明东这才知道法院的判决不是闹着玩的他对办案人员说,那辆车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防城支公司有4万元的保险赔偿金,是他在卖车前投的保,他同意将这笔钱支付给受害人刘永仁宁瑞平说,法院虽然判决黄明东赔偿刘永仁21万多元,但是执行起来很困难,因为黄明东可执行的财产只有他家的房屋,但他家在农村,就是拍卖他的房屋也值不了几个钱,估计也没有人购买因此,这4万元保险赔偿金无疑是刘永仁的“救命款”如果执行顺利,刘永仁可以用这笔钱来偿还债务、安装假肢和补贴家用“可万万没想到,我们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防城支公司去执行时,却发现这笔保险赔偿金早在2003年3月就被人领走了”宁瑞平说,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在保险公司查档时发现,领款人的名字是他们法庭原庭长、已退休的法官韦成伟经调查发现,韦成伟之所以能够通过保险公司的严格审批领到这笔赔偿金,是因为他持有投保人黄明东签名的“授权委托书”,以及车主和司机的驾驶证、车辆行驶证、身份证的复印件等果真是黄明东私下委托他人领走这份保险赔偿金接下来的调查结果更加令人意料不到黄明东告诉那良中心法庭的法官:他根本不认识韦成伟,也没委托任何人去领取保险赔偿金黄说,那起交通事故发生后不久,他就离家到湖南打工去了,那份所谓的授权委托书上签署的时间是2003年1月8日,当时他根本不在家究竟是什么回事那良中心法庭的法官告诉,据车主黄明东透露,事发后他曾将自己的驾驶证复印件交给肇事司机严江章去交警部门处理相关事宜,后来又把身份证复印件给严,叫他去办理保险理赔手续,但没有让他代领保险赔偿金“没想到这笔保险赔偿金就这么轻易地被人领走,他本人和受害者一分钱都没得到”“太黑了,这些人怎么连受害人的救命款也敢吞”那良中心法庭一位法官说事情真相 受害人的“救命款”竟被瓜分这笔钱究竟那里去了领款人韦成伟和肇事司机严江章成了“关键人物”4月15日,来到那良镇,几经周折找到严江章的妻子正在那良圩上看水果摊的严妻一脸茫然地说,她好几天没见到丈夫回家了,对他的事情一点不懂之后,找到镇上一个退休干部黄绍纪,有知情者说,严江章曾经委托黄绍纪“摆平”他跟韦成伟的经济纠纷80多岁的黄绍纪对的来访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他坦言严江章确实曾委托自己处理他跟韦成伟、黄明东之间的纠纷黄绍纪称,那笔4万元保险赔偿金确实是严江章让韦成伟去领取的,原因是韦成伟曾经当过法庭庭长,关系广韦成伟通过关系把4万元保险赔偿金领出来后,自己提成了30%即1.2万元,再加上办理手续时的花费4704元,这笔钱到了严江章手上时只剩下2.3万多元黄绍纪说,后来严江章要求韦成伟开一份关于办理黄明东车辆保险赔偿开支费用的清单韦成伟就写了一份清单交给严江章,但作为条件,他要求严写了一张收到4万元保险赔偿金的收据“韦成伟还要求严江章烧掉那张清单,但严江章留了一手,表面上答应,暗地里却把清单藏了起来”黄绍纪透露,严江章分给车主黄明东1万元,后来媒体介入调查,黄明东怕事情闹大,又把1万元还给严江章有意思的是,那份“办理车辆保险赔偿开支费用清单”显示,韦成伟是下了“血本”才把4万元保险赔偿金领出来的:他到交警部门盖一个公章花了800元;到派出所提取户口证明要送红塔山;每次到防城办事要花100元汽油费;支付保险公司人员手续费3000元……甚至复印一份判决书也要花75元黄绍纪说的是不是真话拿着那份“开支费用清单”找韦成伟求证他的妻子说,老韦刚刚出去了,他的也欠费停机了拨打韦的,通了,他说他在修理店修车果然在镇上的一家汽修档口见到韦成伟他很不以为然地说,他跟车主黄明东素不相识,他是受严江章委托去办理车辆保险赔偿的,把钱领出来后,他只收了1000元的汽油钱,除去托关系办手续的费用后,全部交给了严江章“我绝对没有收取1.2万元的提成”随即掏出那份“办理黄明东车辆保险赔偿开支费用清单”韦成伟脸色突变,手也颤抖了起来他承认,这份清单是自己开的,“但很多支出项目是开给严江章看的,是虚开的”,只有支付保险公司有关人员手续费3000元属实,并且这笔钱是通过防城区法院司机黄某给的采访正在进行中,韦成伟的妻子跑到汽修店,在旁边不停地说:“你可不能乱写,否则我们要告你”韦成伟真的通过黄某给了保险公司有关人员3000元“手续费”防城区法院司机黄某对此矢口否认:“我跟保险公司的人并不熟,只是通过朋友约保险公司的人和韦成伟吃了一餐饭,他们谈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也没有为他转交手续费”随后找到这笔保险赔偿金的经办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防城支公司工作人员戚伟国“当时韦成伟前来办理赔偿手续时出示了他的法官证和授权委托书,手续齐全”戚说,他们从来没有向韦成伟提出收取手续费,也没有吃过他的饭“这笔钱是冤枉赔出去的,其实它并不在理赔范围之内,因为根据谁受害谁受益的原则,黄明东在一年前已经把车卖给严江章,黄明东并非事故受害者,我们有理由拒赔”戚似乎有难言之隐采访手记那起给刘永仁和他的家庭带来灾难性打击的车祸,已经过去整整3年了,法院判给他的21万多元赔偿金,至今分文未得那笔可供执行的车辆保险赔偿金竟然被人瓜分得一干二净随着采访的深入,的心情愈发沉重所幸,此事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防城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敬军接受采访时表示,韦成伟已经退休,其所作所为属于民事行为,但该院将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如果发现其有违法行为,将作出司法建议,提请有关部门进行查处那良镇中心法庭负责人也表示,将加大本案的执行力度,尽快让受害者领到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