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通资讯网 > 星座

列宁和蔡特金打官司争遗产近况

发布时间:2019-11-09 19:51:56

列宁和蔡特金打官司争遗产 近况

[影视娱乐]最新消息:

克拉拉-蔡特金(资料图)

我曾在2009年11月2日至9日的《经济观察报》上发表的“革命与金钱”一文中说,在“施密特遗产案”中被布尔什维克通过计谋拿走的20多万卢布引起了俄国社会民主党内的极大争议,最后官司打到第二国际,解决方案是由德国社会民主党的三位德高望重者考茨基、梅林、蔡特金组成的“仲裁委员会”暂时保管那笔钱,我在文章中说,至于这笔钱后来的归属成了“一笔糊涂账”。因为我在各种文献中一直没有看到这笔钱最后的下落,但是从新版《列宁全集》的书信集中可以知道关于这笔钱的后续“风波”。

问考茨基要钱未果直接影两人后来的关系

1895年恩格斯逝世以后,列宁把考茨基看作是继恩格斯之后(有时甚至说是马克思之后)德国社会民主党乃至国际社会民主党人的精神领袖,很长时间里对考茨基毕恭毕敬,对他的意见颇为重视,甚至可以说是崇拜。列宁经常把马克思学说和考茨基观点并列为经典,例如考茨基的《土地问题》一书就被列宁誉为“《资本论》以后最出色的一本经济学着作”,是“对土地问题的第一次有系统的科学研究”。列宁称赞考茨基的观点时经常使用“非常确切、非常天才”、“极其确切和正确”、“非常确切、非常扼要、非常清楚”等近乎肉麻的叠加形容词。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俄国社会民主党内出现了矛盾,要由俄国以外这样的既“超脱”于双方之上又具有人格魅力和理论权威的人物作为调解者。这时的考茨基是互不买账的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都能接受的人物。于是在1910年1月俄国社民党中央全会上,布尔什维克同所有其他派别签订了一个协定,这个协定以超越各派的统一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全会决议的方式,发表在中央机关报第11号上。协议的内容是:所有派别都自行解散而执行党中央的路线,布尔什维克也解散自己的派别,并把自己的财产交给中央委员会,并委托德国党成立由考茨基、梅林、蔡特金组成的仲裁法庭来处理纠纷问题。

对中央全会的这个决定,列宁表面服从,私底下却表示:“我们是不会和‘共同代表大会’即‘取消派+罗莎(卢森堡)分子+阿列克辛斯基分子(召回派人士、卡普里党校组织者)+普列汉诺夫分子们’同流合污的。”于是他就在财务方面进行抵制。

根据俄国社民党中央当时的决定,在党内各派建立共同的财务机构之前,施密特捐给“整个俄国社会民主党”的遗产应当上交上述三人保管。三人具体委托蔡特金去办理。而蔡特金这个难缠的“老太太”忒不好说话,她不依不饶地给施密特的妹妹写信,调查“遗嘱”的来龙去脉,据此认定这笔钱是捐给整个俄国社会民主党的,不属于布尔什维克的“私产”。列宁奈何她不得。但列宁那时跟考茨基贴得很紧,对德国党内的争论列宁积极表态,称考茨基是“德国党内鲜明的革命派,伯恩施坦是极端的修正主义派”。那时候考茨基的“大旗”是列宁喜欢高举的,在俄国的党内斗争中也是如此。1911年6月他在给考茨基的信中谦恭地说“我有拿我们内部的冲突来烦劳您”。9月列宁在给考茨基的信中里又说,“您尊敬的夫人在您生病期间写信给我(按:考茨基夫人询问列宁与马尔托夫、托洛茨基的争论),甚为感谢,我曾想写信给她,但又想我与其在信里表达自己对托洛茨基文章的意见,倒不如把自己的文章寄上,这篇文章不仅是我寄给您的,也是寄给您夫人的,作为对她信的答复”。

仪器仪表
保险理赔
历史人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